秋江漁父圖——許道寧

选中文字可对指定文章内容进行评论啦,绿色背景文字可以点击查看评论额。

我们其实在节目里,一系列谈了很多次宋代的作品,我记得包括瓷器,包括書法,也包括繪畫。甚至在這一次展覽當中,最有名的像范寬溪山行旅,郭溪的早春圖,李唐的萬壑松風,我想在殷瑗小聚的節目裡,我們都有特別做過介紹。

今天我有點想特別挑一件作品,這件作品對我個人來講,可能特別難得。因為這件作品不在台灣,也不在華人的世界,它其實已經流傳到美國去了。所以這一次台北故宮的這個宋代大展,等於是把這張畫,從美國借回來,來展覽。所以我想當然對很多朋友來講,特別難得。因為如果在美國的紐約的大都會美術館,或者在舊金山的亞洲美術館,我們看到的機會也比較多。

這張畫是存在美國中西部的Kansas,在Kansas(堪薩斯州),所以其實,我相信很多朋友要看到這一件,這一張畫的原作,真的有點困難。所以我自己,我記得在二十幾歲的時候,接觸中國美術史,看到圖片,知道有許道寧的秋江漁父,心裡面就有很多嚮往,一直想看這張作品。

我想什麼原因?我後來自己分析一下,就是,宋代的山水,可以說是把中國繪畫,推到了一個意境上的最高峰,我們說意境就是:你眼前有一個風景,你面對這個風景的時候,如果你用照相機照下來,他就是一個寫實的風景;可是我們在看風景的同時,我們還有一個心情,有的時候你會覺得今天的心情的愉快,會增添那個山的明亮;有時候心裡面,今天的沉重或憂傷,可能會增添那個山的某一種灰暗。

中國講的意境很有趣就說,其實意境是說,外在的風景,跟內心的心情合而為一了,構成一個,你看待天地山水的一種態度。所以我覺得這個是,宋代山水畫非常了不起的一部分。

通常我們講范寬的溪山行旅或者郭溪的早春圖,它等於是兩個很不同的畫派。范寬的溪山行旅圖,一個很大的大山立起來,你會覺得裡面有一種雄壯,有一種雄偉。可以說是北宋開國的時候,最典型的這種中峰鼎立的巨作;郭溪的早春圖,到了宋神宗的年代,它就比較的委婉,裡面多了很多水的渲染,當我現在講渲跟染的時候是說,我們把宣傳的宣加三點水,然後染也有三點水,很明顯就說,這兩個技法,就是毛筆裡面多了很多的水分,如果我們看到范寬的溪山行旅圖,它是比較乾筆的,比較乾的筆在絹上畫畫的時候,它是擦出來的感覺,裡面有一種粗糙的那種擦痕;可是如果你加了很多水,它就很柔軟,有點像一個比較乾枯的東西,你用水去滋潤它了,它就有一種我們講溫潤的潤這個字,有點像玉的光。所以因此我想中國水墨畫,其實很大的秘密是在水。

我當時看圖片的時候我就覺得,許道寧的秋江漁父,非常擅長用水,因為我們看到一個局部,這個局部是遠山,我們就會發現它用的墨,是非常淡的墨,它不是用很乾的皴法的墨。如果我們畫比較近的山的話,我們會用很多乾筆慢慢擦出來;可是現在在這個畫面上,大家看到遠山的部分,很明顯那個朦朧,都是因為它加了很多的水,所以是用淡墨。一層一層把它疊出來的,疊出來,尤其是我們看到有一個水,從遠處慢慢流過來的時候,我們看到在淡墨染的這個平遠的山水裡,它有一道河流其實是留白,留白慢慢畫出來的。所以因此我們看到這樣的一個風景,我們會感覺到,它不只是一個客觀風景,它有一個畫家的詩意的心情在裡面。

我不知道大家看到這一段,有沒有感覺,你會忍不住想拿起筆來,在上面寫詩了。就是中國的繪畫後來,為什麼會在畫上寫詩?西方的繪畫,為什麼上面沒有寫詩?因為中國的繪畫有一個,屬於心情的部分介入了,那我們如果今天看到西方的畫家,油畫,畫得再好,你不會想在上面寫詩,因為也沒有空間讓你寫詩。可是你看到中國的繪畫,因為它有大量的留白,出現的時候,上面寫詩就很適合。所以因此這些留白的部分,如果大家再仔細看,其實我們看到的是用淡墨染出來的,它並不是純粹的留白,它並不是真正的白,我們很清楚看到,有淡淡的墨在染,然後如果講到墨的話,我們可以看到從近景的松樹,到遠景的山,它是從最濃的墨到最淡的墨。

我通常會建議很多朋友,如果在故宮看宋代的繪畫,因為宋代的繪畫基本上沒有顏色,就叫做水墨,可是你最重要的要把握的一點,是說,注意那個墨的層次,從最濃到最淡,它的層次有多少層,有些朋友說,可以大概有六層,七層;可是有些朋友更細心,可能看到十二層;有些朋友更安靜下來,可能看到兩個鐘頭看一張畫,他回來跟我說,哇,不得了,裡面大概有二三十層的層次。

我想我這個舉例是說,水墨畫見仁見智,如果你只看三秒鐘,你可能只看到一個層次,就是黑白;可是如果你看到兩個小時,你真的可能看到二十幾個層次。所以因此我想,中國的水墨畫,也要求看畫的人本身,達到自己心境上,靜下來的那個狀況,作品跟人是在對話的。

全世界最好的音樂,最好的繪畫,如果我們心浮氣躁,我們還是聽不進去,我們也看不見;所以我想,這是宋代繪畫了不起的地方。因為宋代的藝術覺得:真正的世界上的藝術品,不是那個畫,是你自己,你看那張畫看到最後,你自己心境上,出現了一種雲煙蒼茫。那才是一個作品的完成。

大家可以看細部,我一直希望框出很多的細部是,你一旦看到宋畫的細部,你馬上就感覺到,心境有一種安定的東西出來,而這個安定,很可能是我們今天住在一個太過吵雜,人口太過擁擠,空氣已經被污染的城市,不太容易感覺到的東西,就是這裡面有一種清淡,然後你會感覺到,好像把你帶到了一個,非常遼闊的山水裡,然後你呼吸的都是最乾淨的空氣,馬上那個心境就改換了。所以因此我想,宋畫今天在全世界的藝術上,佔有這麼重要的位置,我想因為它本身,幾乎是一種心情的領悟。

為什麼西方的繪畫有這麼漂亮的顏色,畫得這麼像,可是比不上宋畫,這樣一個淡淡的水墨的感覺,我想這裡面就牽涉到,因為宋畫認為,重要的其實是人本身,就是一個人怎麼去完成他自己。

我剛才一再舉例是說,我們今天在我們的城市裡,其實不缺乏音樂會,不缺乏畫展,不缺乏最好的舞蹈表演,可是如果我們自己,心不靜到一個程度,我們每天晚上聽音樂會,每天看畫展,不見得有用,因為這裡面,你沒有一個空間,給美的東西進來,我想信仰跟美都是如此,就是,你必須自己先拿掉一點東西,把那個塞在心裡面那些,可能雜亂的東西拿掉以後,騰出一個空間來,美才會進來,信仰也才會進來。

所以因此我覺得宋代的繪畫,很多的朋友,最近去故宮看宋代的繪畫,那麼也常常問我說,應該怎麼看,我總是建議說,準備一個比較安靜的心,因為我過去試過,就說有些年輕的朋友,二十幾歲,他們上我的美術史,我們請他們去故宮看畫,可是他們有時候前一天晚上,在disco裡面跳舞,可能跳到兩三點,所以你就會覺得,第二天他根本起不來,眼睛紅紅的,可是他又因為答應了我,一定要去故宮看畫他就去了,那在那個很勉強的狀況裡,你就覺得他很難安靜下來,看那張畫,所以我就會建議他說,你出去走走,其實看看外面的山也很好,如果你看到外雙溪那一帶的山,聽到外雙溪的水聲,你再進來看畫,其實心情比較對,心情比較對,所以我一直覺得宋代的藝術,其實不要急,不要急,甚至大人帶著孩子,老師帶著學生也都不要急。如果他看不到,不要逼著他一定要看到,我的建議是說真的走出去,因為那一張票你出去,你還可以再進來的,你出去坐到外面,看看外面真正的山,看看天空的雲,然後聽聽水聲,等心靜下來再進來看畫;反而是說如果心不靜下來,你是看不到這些東西的。

就像許道寧的秋江漁父,有一些坐在船上打魚的的漁夫,至少我們現在放大到现在这样的程度,我们看到有四艘小漁船,大概有八個漁夫在上面,可是如果你到故宮去看,很多人都沒有看到這個部分,他們問我說船在哪裡?漁夫在哪裡?所以很有趣就是,為什麼會看不見?因為我們會發現生活裡面,其實有很多很多細節,當我們心不靜的時候,其實是看不見的。我們身邊有很多很多,非常美麗的鳥叫的聲音,如果心不靜下來,其實是聽不到的。所以因此可以聽到,可以看到的朋友,其實是一個福氣,因為你看到了。

所以看到的人很驚訝說,哎呀,這邊有一個船,有漁夫。我聽到有個孩子跟他媽媽說,媽媽這邊有一個船,有一個漁夫,可是媽媽有時候很急,媽媽說,我們趕快去看蘇東坡的書法。所以其實我們會覺得,孩子如果看到漁夫,比急著去看蘇東坡的書法,其實更重要,因為孩子比較天真,他真的會注意到這個船,我們發現每一個漁船的姿態都不太一樣。這個船正在打漩,正在漩,因為有一個人撐尾竿,所以他旁邊,就蕩起一圈一圈的水紋,這個水紋跟其他船的水紋是不一樣的。因為划船的朋友都知道,如果你正在划得很厲害,船隻在轉彎的時候,旁邊盪開的水紋,是比較激昂的。我們會看到如果你心靜下來,你會發現連水紋一根一根線都不一樣,可是到目前為止,我問過很多朋友,大概有百分之八十沒有辦法看到。

可是我不急,我覺得本來就看不到,因為我們在都市裡的速度太快,我們都恨不得把車子開到一個小時100公里,因此你一下子沒有辦法踩剎車。

宋代的時間,是在一個非常緩慢的狀況裡進行的。他可以看一個山看一輩子,它可以活在這個江岸旁邊打魚,他可以一輩子,所以那個一輩子,畫下來的一張畫,可能跟我們今天很急,做出來的東西是不一樣的。

所以因此,我有點希望大家可以看到,這些漁船,現在我們鏡頭拉遠,它就變小,可是小,所以你就會對比出山的偉大。所以它有很多的作用說,這個小小的漁船,有點像蘇東坡在赤壁賦裡面說,渺滄海之一粟,說我們這麼渺小,好像巨大的滄海,一個海洋裡面的一粒小米,一粒小米一樣,渺滄海之一粟。所以有這個漁船,你就會覺得這個山這麼遼闊,我們叫作天長地久,山高水長。

這張畫是特別讓我感覺到,山高水長這個成語的,這樣陡峻的山,這麼漫長的水,這個生命是永痕的生命;可是漁船,人,生命很短暫,40年吧,50年吧,了不起60年,70年,可是相對於大屯山,相對於淡水河,我們的生命其實很短暫,所以這是剛好是宋畫要提醒的是說:我們爭什麼?我們計較什麼?我們誇張什麼?

所以我想,其實宋畫,如果你把它放大,你都看到人,有人剛剛要下船,這邊有人派了驢子來接客人;這邊有人騎了驢子要走;人生不過是來來去去。他用一個接客人跟送行,兩個東西在講,人生就是來跟去。

有一天我們是別人要送走的人;有一天我們也我在接別人來。有時候你到醫院去看朋友,剛剛生了孩子,新生的baby,大家開心得不得了,那是你在迎接新生命。有時候你到一個地方去,送一個長輩死亡,喪禮,你送他走。

我覺得宋畫所有的這些圖像,其實在講人生,所以因此這是畫的最後了,這個畫一直看看到最後,許道寧的秋江漁父,忽然發現,他畫的其實是人生的來來去去,這些人,在小小的角落接朋友或送朋友。我想他其實是非常象征的,非常暗示的。

所以因此它跟西方繪畫裡面,那種純粹的寫實,其實是不一樣的,是不一樣,因為寫實的風景,只能局限在那個時間跟空間,可是因為是一個象征的東西,所以它會回到永恆的時間跟永恆的空間。

什麼是永恆的時間?什麼是永恆的空間?我剛才提到是說,當我們送朋友走,當我們接朋友,它都是一個短暫的空間,我們這一生會送很多朋友走,我們這一生會迎接很多生命來。可是當他把鏡頭慢慢調高的時候,你會發現他的畫最後的結尾,可能並不結尾在人的來來去去;而是說希望你在台北幾百萬人口的城市,看到人來來去去。可是有一天你坐在那邊,你可以看到一個大的淡水河,一個大的大屯山。它會告訴你是說,這個大屯山看過的人來人去,比你看到的還要多,可是它也安安靜靜的,它也沒有因為人來,它就得意忘形;它也沒有因為人走它就哀傷得不得了,就很消極或很悲觀。

所以因此我們看到,最後的結尾調高,我們知道這一段畫面的底下,就是剛剛人的來來去去,可是他把鏡頭一調高的時候,他讓你看到的是水長山高,我們講的山高水長又一次出來了。他希望對人間有一種鼓勵,也有一種安慰是說,在人世間有悲歡離合,可是不要忘記在悲歡離合之外,有山高水長。

其實也就是宋代,我們很熟悉蘇東坡的句子是,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,可是後面要有願望說,但願人長久,千里共嬋娟。所以這個時候他會告訴你是說,我們希望有一個永恆的願望,在那個地方,這個願望是希望人長久,可是在現實裡,人不可能長久。

所以因此我覺得,宋代的美學是最了不起的,因為它同時照顧到現實面跟理想面。現實面裡面悲歡離合,陰晴圓缺,有很多讓我們每一天充滿了情緒的東西;可是在理想面,必須但願人長久,有一個提高的東西。

所以我想這張畫,我們把局部局部,都分割給大家看完之後,現在又回來看全圖,我想大家就會發現,很多剛才我們看到的東西,都不見了,因為你看到一個大的風景以後,你發現很多東西不見了,可是我要告訴大家說,這邊有小小的房子,這邊有四艘漁船,這邊有人在送客人,有人在接客人,所以人的活動都在底下在進行,可是上面是山高水長。

所以我為什麼到最後,我希望回到這一張畫的全圖,因為這一張畫的全圖叫做長卷,它就是真的是山高水長。就西方的繪畫不會有長卷,因為西方繪畫不需要,畫出一個永恆的風景,可是中國的畫發展出長卷,因為他覺得,人所有的悲歡離合,放到長卷裡它就別擔待了,這個擔待是說,如果你下一次,覺得今天心情很不好,可能是一個長輩過世了,可能是朋友遠離了你,可能是一次戀愛的打擊跟受傷;你就試試看走到淡水河口,坐在那邊看河,然後看大屯山,你忽然覺得,沒有什麼事情不會過去。

我覺得這個是宋代山水畫,最了不起的部分,因為它覺得真正的美,真正的藝術,是回來安慰現實裡的人的;如果藝術對現實裡的人,沒有鼓勵,沒有安慰,這個藝術,這個美,其實價值並不大。真正關心的還是生命本身。 

  

版权声明:著作权归作者所有。

文字中有一種淡淡的寧靜
相关推荐

你需要知道的6个Ruby数组方法

数组是编程的基本结构之一,这里介绍6个Ruby操作数组的方法。Map/Each这两种方法非常相似。 它们让我们对数组的每一项执行操作。示例:array = [1, 2, 3] effects = array.each{|x| # 根据x求值 } added = array.map

[译]我希望在开始编码时就已知道的工具

在科技领域,有数千种工具可供人们使用。你怎么知道从哪里开始?就像最近开始编码的人一样,这种倾盆大雨的信息太多了,无法筛选出来。 我发现自己安装了扩展,在我的开发周期中并没有真正帮助我,并且通常甚至阻碍了它。我绝不是专家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编制了一份已证明对我非常有用的工具清单。 如果你刚刚开始学习编程,这将有望为你提供一些指导。 如果你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开发人员,希望

应该知道Vue UI组件(2018年)

Element这是饿了么前端团队开源桌面端的Vue UI组件。Github star 24k+。Github地址:https://github.com/ElemeFE/element中文文档:http://element-cn.eleme.io/#/zh-CNVux国内开源的专注于移动设备端的UI组件,基于Vue和微信的WeUI开发。Github star&